首页 > 侨企风采 > 正文

许明霞:在美国当公务员

[发布时间:2018-07-04 10:48:11   来源:    点击:]

 

人物名片
    姓名:许明霞
    性别:女
    原籍:舟山定海
    简介:1995年赴美国定居。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作为红十字会义工,积极为当地华人提供帮助,争取权益。2003年经考试成为公务员,在美国纽约市人力资源局工作至今。
                       
 
美国“规矩”
    一件黑色的T恤,一条普通的休闲裤,没有太多的饰物点缀。初见许明霞时,从她的装束上看,很难与一个美国公务员联系起来。
    对自己的这身装束,许明霞笑称是职业习惯。“在我所供职的纽约市人力资源局,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上班时间是不允许穿无领T恤、牛仔裤和球鞋的。所以我买的衣服虽然多,却基本上以职业装为主。”
    对于很多风华正茂的女人来说,买衣服既是为了装扮自己,也是一种兴趣爱好。可许明霞买衣服的目的不同,更多的时候是为了职业需要。
    “我们每天上班所穿的服装必须是与前一天不同的,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因此,我不得不经常买衣服来方便更换。”记者从她口中听到这样一个国内所有政府部门从未有过的奇怪“规矩”。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记者深感好奇。
    “其实这也是出于政府部门形象考虑。”许明霞说,“如果你上班时所穿的衣服和前一天相同的话,那么就间接证明你彻夜未归,这种夜不归宿的行为在当地被认为是有伤风化的。”
    在我们看来开放度相对较高的美国,公众竟会对“夜不归宿”有如此的看法,这确实让记者感到诧异。但无领T恤、牛仔裤和球鞋为什么也不允许穿着?许明霞解释说:“十多年前这种装束还是可以的,后来为了把工作人员和来办事的居民区分开来,才有了这个规定。”
 
     “B”档分数 “A”档评价
    与很多移居美国的华人一样,1995年初到美国的许明霞也是从打工开始的。当时,她的丈夫在当地开了一家餐馆,生意还过得去。许明霞在国内曾从事会计工作,到了美国后,就去一些会计师事务所打工。
    但是和很多急着赚钱的华人相比,这些年里许明霞更注重的是学习。丈夫对她的读书要求相当支持,虽然家里的收入并不高,店里也需要有人帮忙,但还是出钱让她全日制攻读大学本科课程。
    在美国的大学里,许明霞这名中国学生所表现出来的刻苦精神,让所有同学,乃至教授叹服。
    许明霞说:“我当时的英语基础并不好,有一门心理学课程,其中很多专业的单词弄不懂,我就查了字典以后用中文标注在书上。有一次上课时,教授偶尔看见我的课本,上面标写得密密麻麻,就问我是什么。我告诉他是中文注解,那教授看得目瞪口呆,说他从未见过这么用功的学生。后来,这门课考试时,我得了85分,按理说这个分数是‘B’档的,教授却给我一个‘A’的评价。他在课堂上说:从学习态度上看,你得这个‘A’是当之无愧的。当时所有的同学都以掌声鼓励我。”
    虽然许明霞的英文并不出众,但她的数学成绩却足以折服全班同学。大学里的数学课程,对于学会计出身的许明霞来说是小菜一碟,很多困扰同学的难题,对她来说不值一提。“到了美国之后,才知道中国学生的数学基础是如此扎实,看来还得感谢应试教育。”许明霞笑称。
 
 亲历9·11
    2001年的9·11恐怖事件是许明霞到美国后印象最深的事情,并影响到了她后来的职业选择。
    “当天,我正在上课,我所在的学校离事发现场很近,我亲眼看见了飞机撞在大楼上的那一幕,并一直心有余悸。”
    “恐怖事件发生后,学校停课两周。那段时间,当地居民并未出现过多的恐慌,所有人都很团结,治安也空前地好。所有的救援工作都井然有序,当年的11月份,政府拨款对那些受9·11事件波及的居民进行援助。”
    “在我所居住的那个区就有一个红十字会的援助点,去那里领取援助金的人很多,但当地的不少华人,特别是那些老人却不敢去领,因为无法沟通。后来,我帮着邻居去那里询问领取援助金的方法。和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交谈后,发现他们急需华语翻译。于是我试着提出,可以在那里做义工,充当翻译。对方很高兴,并希望我当天就开始工作。于是我当仁不让,就留在那里当翻译。”
    “有了翻译之后,来领取援助金的华人立刻多了起来,整整两个星期,每天需要接待的华人多达五六十人。那段时间,红十字会的人对我的工作相当满意,事后还专门为我颁发了奖章。”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让我真实感受到华人,特别是那些老人在美国生活的不易。沟通成为他们融入当地社会难以逾越的障碍。他们在美国出生的下一代,思想和行事与当地的美国人没什么区别,反而跟自己的父母、长辈却难以沟通。而在他们的潜意识中,赡养老人这种中国传统观念也几乎荡然无存。”
                       
 异国遇乡亲
    “经过那段时间的工作后,我决定在毕业以后寻找一份能帮助更多人的职业。2001年,我从大学毕业后,就去报考公务员。”许明霞说,“与国内的公务员不同的是,在美国这并不是一个高薪职业,但报考的难度和等待录取的时间要比国内长得多。”
    “从考试到录取,我等了2年左右。那次考试,我得了95分,排在第98名,成绩还算不错。因为我会英语、粤语和普通话,所以被纽约市人力资源局录取。”
    “这个局有18000多名公务员,我所在的那个部门主要负责社会救济方面的事务,跟国内的民政局差不多。这个部门有400多人,但华人只有3个,所以除了日常工作外,跟华人有关的的事务也交到了我们身上。这让我接触到了很多华人,也实现了我当日为更多华人提供帮助的夙愿。”许明霞说。
    “在美国的华人,由于沟通困难,有些本可以领取最高福利的低收入者,却只能领取到最低档次的救济金。比如说,很多华人来申报时,对于家中冷气使用是隐瞒不报的,在他们的想像中,似乎冷气是高消费的一种。因为如此,在这一项中他们只能拿到16美元的补助。其实,如果申报了冷气使用一项,可以领到150美元左右的补助。于是,碰到这种情况,我就向他们解释申报条文,尽量让他们多得到一些救济金。”
    “有一次,来了一名华人老太太,她说的话连另外两个华人工作人员都听不懂,就急着把我叫去。没想到,我却听到了乡音。那老太太是岑港人,以前由于无法沟通而领不到救济金。我帮她办了所有的手续,事后老太太哭着说:真是难得遇见你这样的好人。而我,也因为能在异国帮助到家乡人而由衷地感到高兴。”
                       
同事称好人
    “在美国当公务员,其实也不是件很累的工作。我们每周工作5天,每天的工作时间在6个半小时左右。不过在工作时间,还是比较忙的。除了日常需要完成的工作外,每天我还需要处理二三十件关于当地华人的咨询、受理和接待工作。”许明霞说,“这些工作大多是尽义务的,没有额外的报酬。”
    对于许明霞的工作,主管和同事们都给予肯定的评价。人力资源局的局长虽然有18000多名下属,但看到许明霞却能一口叫出她的名字。遇到难以处理的事,同事们也会说:“去找‘苏’(音。美国人往往将‘xu’念作‘su’——作者注),她肯定能办。”
    对于同事们交来的工作,许明霞来者不拒。她的“好人”名声早已在同事间传播,很少会送人东西的美国人,也会在她生日的时候买来鲜花和蛋糕送给她。这次,她提出回中国时,主管很慷慨地批了5周的假期。
    对于自己的成绩和学历,许明霞并不满足,如今她还在利用业余时间攻读硕士学位。“在美国工作不是件轻松的事,特别是在政府部门,更需要有一个高学历来支持。”许明霞笑着说。

 

地址:舟山市新城海天大道681号市行政中心1号楼10楼

TEL:0580-2282125 TEL/FAX:0580-2282125

版权所有 浙江省舟山市归国华侨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