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侨企风采 > 正文

家乡是永远的牵挂

[发布时间:2018-07-04 10:48:11   来源:    点击:]

 
      用百度搜索“包起昌”,会查到这样的文字:“将獭兔引入中国的第一人。1979年香港裘皮商人包起昌先生为支援家乡建设,以补偿贸易形式从美国引进种兔200只。”寥寥数语,一个有见识、重情义的华侨形象已跃入脑海。
 
      推开包起昌在上海延安西路的家,弥漫在屋子里的音乐扑面而来,沿着考究的木扶梯走上二楼,一个八旬老人正坐在沙发上等我们,嘴里吸着烟斗,茶几上摆了一只皮质的烟袋,阳光从二楼客厅的阳台洒进来,阳台笼子里的鹦鹉不时地鸣叫几声,一屋子的安闲,看得出,老人在安享晚会。
见到舟山乡亲,老人热情得不得了,立即放下手中的烟斗,迎了上来,用带着浓浓乡音的上海话说:“你们来看我,太高兴了。”在这个西装笔挺,风度优雅的老商人身上难觅年轻时代满世界奔波的冲劲,但灵敏的体态和思路清晰的谈吐仍然可见他的机敏和不落伍。一落座,马上回到老家的事,感叹着:“现在乡下日子好过了,富裕了,真好啊。我希望他们越来越好。”几十年,跋山涉水,离乡迢迢,但是走得再远,离得再久,一句话,一口乡音,时空仿佛倒转回来:他依然是多年前从金塘小岛走出去的一刻也不忘乡土的那个游子。
 
      包起昌算不上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但他对家乡舟山金塘做出了很多贡献,上世纪70、80年代,他不但在金塘建立全国第一个獭免养殖场,引领当地农民走上致富之路,还为家乡修路、翻建学堂、投资企业……在他身上深深地刻着一位海外游子对于家乡的热爱。
 
再穷也不花别人的钱
 
      包起昌说:“我不算一个事业很成功的人。”这是谦谈。他的事业,虽不能和当代那些新兴行业的崛起者相提并论,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皮草生意也相当红火,鼎盛时期皮草贸易遍布很多国家,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在世界很多地方有皮草生意。”美国、澳大利亚、日本、英国、北欧、台湾、香港等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有皮草贸易往来,在香港还拥有自己的皮草加工厂。
 
      年轻时代包起昌就怀揣做成功商人的梦想,而且要在全世界做生意。出生于海岛生意人家庭的包起昌十八岁离开家乡到上海钟表行当学徒,凭借着小时私塾里习古文学珠算的功底和聪明灵巧的头脑,三年即学成出色的钟表修理工。但是天性不安分的他一心想要做更大的事情。21岁他跟着朋友跑到了香港,开始学做贸易。
 
      “我觉得自己比一般人聪明,而且从小就有闯荡世界的梦想。”回忆当年在香港举目无亲,跑单帮做小买卖、睡在小小的街面店铺的地板上,饱一顿饿一顿,辛苦赚钱,短短两年就自立门户,建立小康之家的过程,包起昌至今仍为自己感到骄傲。勤奋、不怕苦、有闯劲使包起昌积累了很多经验,为他日后做大生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除了肯吃苦,包起昌很讲究做人,他明白做生意光有机灵的头脑和勃勃的雄心是不够的,要讲信义。因此诚实、信用和仁厚是他一直坚守的本分。而正是这种做人的本分让他得到了第一笔资金,开创了自己的事业。“最要紧的是做人,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事业的承转起合都和做人有关。”经历了大半世人生的老人说自己一直相信因果报应,相信好人有好报,因为他在香港开的第一家皮货店就是以诚信换来的。上世纪50年代因为两岸关系隔断,包起昌无法回到台湾、香港继续做生意,在国内做不成生意也找不到工作,他失业了。自己要吃喝,乡下父母要照顾,生活变得艰难起来。尽管这样,身上一笔400美元的钱款他一直妥贴地保管着不动用。这笔钱是全国解放前他在深圳跑单帮时替一个叶姓朋友赚的,而叶先生给他的本钱只有100美元,300美元多赚的部分,如果私自吞没,别人也没话说,在那样一个动荡的年代,谁还能信谁呢?而且对当时处于窘境的包起昌来说,300美元无疑是一笔救急的巨款。但是包起昌一分也不花,别人的钱该还给别人,这在包起昌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辗转打听到叶先生在国内的妻儿所在地,把这笔钱悉数交给了叶先生的妻小。事后包起昌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做者无心,受者有意。1957年,包起昌再次从上海来到香港,身无分文,在一家皮货行做伙计辛苦糊口时,叶先生向他伸出了援手,提供了一笔资金,扶持他开办了第一家自己的“皇家皮草行”,自此包起昌的皮草生意开始起步,而且越做越顺,越做越大。而包起昌也更加勉励自己做人行事恪守信义,在几十年的生意生涯中,他一直对朋友讲信用,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别人吃亏。
 
拉着洋女婿回乡养獭免
 
      “义”字当头的包起昌也不忘抚育自己成长的家乡和父老乡亲,他用情义和恩义来回报。
金塘是舟山的侨乡,早年出去的能人不少,在海外事业有成的人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包起昌不算是其中最有钱的,但他却是金塘镇第一个从海外回乡的人,也是第一个为家乡投资出力的人。
 
      70年代的金塘和国内许多地方一样,十分贫瘠,第一次归国的包起昌带着衣锦还乡的兴奋回到了金塘,然而眼前的家乡却是一片荒凉:乡下的路依然是坑坑洼洼的泥泞小道,在战争中炸坏的小学校还是那么破旧败落,村庄里的房舍都是茅舍,尤其是农民们还在靠种地得到的一点微薄收入维持生计,包起昌被家乡的贫穷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沉甸甸的。离开家乡后他时时感到一份不安,心里总在盘算着要为金塘做些什么。一次在美国做皮草生意时,看到了一种獭兔皮,一打听,原来獭兔皮是很好的皮货原料,很受皮草商欢迎,而且兔肉也很鲜美,很有市场,当地人养殖獭兔致富很快。他的心里不由一动,想到了家乡和家乡的农民。于是1979年带着从美国引进的200只种兔,包起昌再一次回到了金塘,这次他要在金塘建立一个獭兔养殖场,他希望这种新的养殖业能改变当地农民以低收入的种植业为主的单一生产格局,能带领农民一起走上致富路。为了更好地传授这种养殖技术,他决定派人专门去美国学习,他找到了自己的英国女婿,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希望女婿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共同为家乡人做贡献。老丈人的热情感动了洋女婿,从美国学成獭兔养殖技术后,女婿从千里之外来到了地图上找不到的金塘小岛,在这个没有卫生间、没有热水器、臭烘烘的茅房脚都踩不进、一下雨满地泥泞的穷地方,呆了整整六个月,教会了当地农民饲养獭兔。至今一些金塘人还记得他传授技术的那股认真劲:在每一次饲喂新的草料前,自己先放在嘴里嚼一嚼,亲自尝过才告诉别人可不可以给獭兔吃。在包起昌的獭兔养殖场的带动下,小小的金塘镇,几乎家家户户农民都掌握了獭兔养殖技术,成为国内最早拥有这项技术的一群,他们的生活也由此改变。包起昌成了中国獭兔引进第一人。但他并不为此自豪,他最高兴的是家乡农民走上富裕之路了。
自第一次回乡开始,牵挂家乡的包起昌常常回乡探亲,每一次回去都不忘为家乡人做一些事情。从1979年到1991年间,他为家乡做了许多“善事”,翻建小学、安装自来水、修路、建侨兴公路,还投资兴建了一些企业,如针织厂、标准件厂等,为当地许多农民提供了就业机会。
 
同乡会里的说客
在海外生活了几十年,包起昌最喜欢混在老乡的圈子里。只要是家乡人组织的活动,不管是香港的舟山同乡会还是香港的金塘联谊会,他都非常热心参与,和老乡在一起,他的心里就塌实。因为常常回国,了解国内政策和家乡变化,他成了圈子里的说客,常常游说同乡好友回国投资,为家乡建设出力。在香港有一位堪称金塘华侨首富的方先生,包起昌一直想与他取得联系,但对方行踪无定,音讯渺无,包起昌在朋友间多方打听,追踪了八年,终于找到对方,劝动他回舟山投资。为了让华侨更愿意回乡,包起昌还在家乡出资建造了一座饭店,饭店后来经营不善,亏了本,但包起昌对盈亏不是很在意,他在乎的是“同乡在外很多,造个旅馆,让他们有个落脚处。”和包起昌认识二十多年的舟山侨办一个工作人员这样评价包先生:“这是一个重情义的大气的人。”
晚年的包起昌,脱却了生意上的繁忙事务,开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打打弹子球,听听音乐,弹弹琴,分别在上海家、美国儿女的家和香港的家住一阵。虽然生活悠闲,但还是关心着家乡的发展和家乡人的生活,有乡亲上门,他就会热心打听舟山、金塘的情况。去年回乡时有人告诉他金塘镇现在变得很富,10万人拥有100亿元,他高兴得不得了,逢人就说:“现在好,将来会更好。”他也关心身在海外的家乡人,碰到熟识的侨办工作人员,他总忘不了提一句:在外生活的华侨回乡遇到难事,要帮帮他们。
一声鸟鸣提醒了登门拜访的乡亲,日头已西斜,要回去了,老人再三挽留,实在留不住,只得遗憾地邀请下次再来,对于家乡和家乡人,老人有一份永远割不断的思恋和亲情,无论身在何处。

地址:舟山市新城海天大道681号市行政中心1号楼10楼

TEL:0580-2282125 TEL/FAX:0580-2282125

版权所有 浙江省舟山市归国华侨联合会